社长社长  2021-05-20 11: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上班的日子里请假开车来到薛城。

一路上风景不重要,目的地最重要。

办了要办的事,就来找妈妈和姥姥。

挺清闲的日子,静静地陪在姥姥和妈妈身边,没有孩子在旁边叽叽喳喳。午后吃过饭在半阴天里的太阳地里,又听着姥姥一遍一遍的说着,我已经听过一百遍小时候的故事。

眯着眼睛,光是这样听着就舒服极了,有好几分钟我的目光都落在姥姥的脸上,就这样停着,啥也没想,想多看一秒,再多看一秒。就这么看看姥姥,看看妈妈,看着姥姥笑眯眯的聊着过往,看着妈妈的短发扎起了小辫子,向我显摆着,说着:“你看,我的小辫辫好不好看。”

我微微笑的说:“好看,好看。”

岁月静好的样子莫过于她们都围着我嘻嘻哈哈的笑着聊着。

姥姥说:打仗的时候熬过去了,穷日子熬过去了,难日子熬过去了,计划生育熬过去了,什么都熬过去了,也到了该要死的时候。

我说:姥姥,你别说话了。

她其实比我们想象的更害怕死亡。

上午同位忽然打电话问我,为什么突然来薛城?我说,因为要常回家看看。他半开玩笑的调侃说,“以前没想起来的事,现在倒是想起来了。”

回家这种事情,啥时候想起来都不晚。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