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5-12 11: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凌晨三点的时候,憔悴的脸上盖着教师面试结构化的试题,并顺势的歪倒在枕头的右边呼呼大睡。

微黄的灯光打在墙上,打在书上,打在屋子里的角角落落。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凌晨的四点,灯光伴着这间屋子里的我,伴了一个多小时,迷茫的眼睛睁开又合上,最终费力的爬起关上了灯,开始在黑夜里安心的睡觉。这一安心直接睡到早上七点,闹铃响了无数遍才晕晕的醒来。

紧接着听到门外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接着传来的是婆婆的呐喊“就睡的那么死吗?怎么就听不见的。这个燥不死人。”

晕眩的我一秒被拉回现实,顾不得穿上外套,赶紧打开门。因为波哥出差不在家,婆婆早上一早来我家送儿子上学,而我因为周六要考教师资格证的面试,昨晚学习到了凌晨三点,一熬夜就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满眼里只有睡觉。

所以婆婆站在门口敲了二十分钟的门,整个楼栋都听见了,唯独我没听见。婆婆给我打了电话,竟然也没听见。

为了考教师资格证真的是拼了,开玩笑的和叮当说,考完这教师资格证的面试就不再考证了,因为我担心自己有命考证,没命领证,总是一考试,一学习就拼了命的学,认真起来自己都害怕。

也祈求周六一定过,不然对不起婆婆在门口敲门的这二十分钟,对不起因为我请假帮我上课的老师和老板,所以拼了吧!

我要去学习了!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