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5-06 12: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星期天上班,总有一种兴奋的快意。时间到了,就朝高楼里去。寂静的楼宇,弥漫着一种不祥的气氛。没有戴口罩,手里却一直拿着校园卡。发现办公室门口多了一个东西,便把卡放上去,显示不是开放时间。并未在意。照例拿出钥匙开门,开不开,发现头顶上多了一个新鲜玩意儿,警灯闪烁一般,红绿相映,犹如鬼火长明。

把信箱里的书籍拿出来整理一番,翻阅了两本数学文化。过了7:30,又去试,还是不行。难道有误差,又过了2分钟,再试如故。就下楼去,正好在大厅中遇到一位同事。顺便返回,一起上来,电梯内自有惊人的消息,却并不感到特别吃惊,这谣言盛行、良莠不分、黑白颠倒的非常时空。

倒是为了辩驳一下吧,又说了那一句话,回答依然严重了。再试失败,悻悻离去。

一整天自然得一样迅忽,只是想见物理的高材生,却不得。倒是与他父亲视频,也算上了第一课:如何同心协力用三年时间把儿子送进普林斯顿。在这个美妙的牡丹园里,尽管许多牡丹花开始枯萎衰败了。

显然工作时间过分长了,眼睛花了。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影子,原来是数学楼长。一起怀念了曾经的共同岁月、共同的人和共同的事:一眨眼数学院告别数学楼十年了,至今还没有回归的迹象。仿佛屹立在眼前的数学大楼真的坍塌殆尽了,形同无物、视而不见,任凭地基沉降、塌陷。

傍晚再上高楼的时候,时刻刚过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闭,倒是刷开了门,黑洞洞的寂静安详,却依然展现着恐怖模样,没有一点人的灵气,仿佛逝者的魂魄在游荡。
美好的事情,可以5W的方式随时察看所有地方。可惜以践踏尊严的方式进行着,成了十恶不赦。只愿不会再有毁灭的一刻。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