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5-03 12: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以前觉得父母怎么老用微信聊天,那时候觉得QQ才是年轻人的东西。上了大学后,开始害怕点开QQ,害怕看见QQ上的红点。

时间久了,我也变得跟父母一样,喜欢上了用微信。对于我来说,可能是微信表情包更多,我和别人聊起天来更加自在罢了。

但QQ是个“好东西”,它总是提醒你,和某某好友成为好友几年了,还有关于“那年今日”的东西。

今天在路上翻起QQ空间,却看到了这个:

我才突然意识到,距离一些事情过了很久很久。

我高中毕业一年了,大一也结束得差不多,迷迷糊糊地就要上大二了,19岁也过了一半。

这些远比我预想得要快很多。

还记得去年的6月16日,我去上海见了很久没见的朋友,是真的很久很久没见的朋友。

自他来上海上学后,我们俩就不怎么联系了,几年的时间里,断断续续聊过一些天。而我永远在重复着一句话:我高考完后去上海找你。

跟我同龄的他现在在上海上高二,因为考那所音乐附中,他考了两年。

这几年在我们普通人眼里看似容易的他,从来都不容易。在一座生活成本很高的城市里,一个教学质量最好的区里,他的家庭需要负担高昂的学费和房租以及日常的开销,如果不是因为有比平常人更加坚定的意志力和信念,换做我,怕是早就崩溃了吧。

在魔都,你需要比常人更加努力,努力或许一百倍不止,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就像他拿到的那份瑞士夏令营的offer,背后是魔都的许许多多个凌晨,以及录音棚里每一次的精益求精。

记得不错的话,整个中国只有三个人拿到了offer。

我不喜欢别人看不起所谓的艺术生,也不喜欢别人说艺术生高考是走捷径。你没经历过买一把好琴背后的节衣缩食,也没经历过每天练琴到凌晨被当地人报警的无奈。(因为他在的小区大部分都是音乐生,每天拉琴弹琴的人非常多。楼下老太太非常看不起外地人,拿棒子敲窗户,疯狂按门铃,报警曾经经常发生。)

你会说他们不过是“人民币玩家”,那试问,如果这个“人民币玩家”是你,你能取得怎样的成绩呢?

偶尔跟他妈妈在一起聊天,聊起一些他身边很厉害的同学,有很早就去国外上学,最后考进QS全球前十大学的人,也有通过自己的极致努力考进国外音乐名校的人。

我很难想象他自己给自己的压力有多少,虽然他每次放假回来我们见面时他都是笑嘻嘻的,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那么轻松。

我们之间联系很少,更别谈见面。但我更喜欢这种关系,彼此的父母都知道,偶尔谈起,却从来不尴尬。

其实人这辈子不断地在交朋友,也不断地在淘汰朋友。不光难与共才是知己,能读懂你的所有的也是知己,但这真的跟见面少无关。

这一年里,我更像是一根管道。

考完了高考,上了大学,军训了半个月,上了四个月不到的学,迎来了史上最长寒假。

这一年里,没有太多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我却又总是在怀念。

身边有离开的人,也有留下的人。我却也明白了那些离开的人到最后都没有什么任何的意义,而能留在身边的人,从来都不需要我拼命追赶。

渐渐发现自己的活泼开朗只在熟人面前,而“社恐”和“慢热”才是我真正的标签。

我会焦虑,比高中更焦虑。我会失眠,严重的时候整晚都睡不着。而这焦虑和失眠却总爱在深夜碰头。以前的黑夜也许是心事的发酵粉,但现在的黑夜对我来说却是无尽的焦虑。

我知道我在焦虑什么,我一直都很清楚。

毕业一年了,而我在踏入大学这个“小社会”的一年里,见证了身边许许多多人的变化。我慢慢发现,大家都在以自己喜爱的方式长大,也许幼稚中夹杂着丝成熟,但我们都在努力。

我们都在奔赴各自不同的人生路上。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