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5-03 11: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特别喜欢村上春树说的一句话:

“不必纠结当下,也不必太担忧未来。人生没有无用的经历,所以我们一直走,天一定会亮。”

前些天去见了一个高中同学,本来没有要见面的意思,后来聊着聊着聊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想着确实也真的一年多没见了,就约着见了一面。

高中毕业后,除了认识有好多年的朋友还有联系之外,同班的同学里,好像真的没什么人有联系了。我们班那个所谓的微信群,我也没有保存到通讯录里,隐约记得大家的聊天好像停在了2019年的11月,而我,从来没在里面说过一句话。

高考完的那天,我没和任何人说一句再见,径直走出了校园。得知分数回学校拿有关志愿填报的书籍的那天,看着许许多多的人都是欢笑,而我走在学校大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多的是沉重,我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来去都是一个人。国庆放假回学校拿毕业册,因为放假早,我第一个去拿,跟班主任说了不超过五句话,我就找借口走了。

好像高考已经过去一年了,我逐渐得开始释怀了,释怀一分之差没能去到南京,释怀当初的那道3分选择题没选对。但是,内心好像却又怎么都释怀不了。就像我身边很多同学高分得C一样,那句“你为什么来了这个学校”的回答不过是“我不甘心”。

其实释怀是需要时间的,可这个“时间”却好像永远是个无底洞。

我不是一个喜欢怀念的人,却又总是活在回忆里,我也恨我自己。

后来真的,许许多多的人我开始喊不上名字,再没见过面,也真的没了联系。也许大家高中的目标真的很一致,不过就是高考,考一个好大学,改变人生,“交朋友”从来都不能成为第一位。

和那位同学走在路上,本来以为,一年没见的我们见面会很尴尬,我们彼此会不知道如何开口,但让我意外的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原来有些人哪怕一年没见,一旦见面也可以像是天天见一样。

他向我讲述了过去的种种,聊起我们曾经许许多多的同学,聊着聊着才发现我真的快忘记了一些人的模样和名字……更没了联系。

我觉得这种经历应该每个人都有过,但我们也要学着去接受,这个是常态。那些你以为的曾经很亲密的朋友,同学,或许真的真的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吧。

其实要说原因,可能也真的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吧。无非是大家忙着各自的学业,认识了更多的新朋友,有了新的生活节奏和状态,很自然,大家的圈子逐渐开始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再无交集。

其实想开点,离别不过是人生常态。只不过长大后,相比较于小时候,我们脑海中的离别开始有了具体的概念。小时候我们天真的以为“再见”是“下一次再见”,长大后我们的“再见”也许是“前程似锦”,而“前程似锦”的背后也许就是“再也不见”了。

小时候的安全感,是厕所都要一起上,小卖部一起逛来的,因为那时我们的世界很小;成年后的安全感都是自己给的,我们或许整日忙于学业或工作,逐渐开始无暇顾及一些人。毕竟这个世界上都是自顾不暇的人,能顾及你情绪的人实在是难得。

所以有的时候真的好庆幸那些一直在我身边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已经认识了九年,九年间我们也难免会有摩擦,但我们都互相默契得很,也依旧是可以在一起谈天说地吹吹牛的朋友。我想我们日后势必会被学习、工作或者生活所占据,但我依然期待着下一个九年。

我总和别人说,我们可以回头看,但千万不能往回走。以前我总是把朋友的离去不自觉地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会觉得是自己做的很糟糕才导致别人的离开。现在想过来,其实也不是。

不过是我擅长了“自我保护”,因为当我一旦察觉到对方冰冷的态度时,我就会自觉地退避三舍。就像何老师说的一样:“人一旦悟透了就变得很沉默,不是没有与人相处的能力,而是没有了与人逢场作戏的兴趣。”

确实如此吧。

以前的我是一个厕所都要人陪着上,一个人坐车会不自觉紧张的女孩子,可现在的我,一个人穿梭在一座城市里,才发现原来电影可以一个人看,街可以一个人逛,地铁也可以一个人坐十几站。

我开始接受了,接受这世上突如其来的失去。走散的爱人,断了的友情。其实没什么,想来人都会长大的。

“不是每个人都能按照你期待的方式爱你,总有人教会你成长,但方法不值得你感谢。”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