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5-01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有些梦,醒来就忘记了。有些梦,能让你难受一整天。似乎这就是你昨天刚发生过的事一样。亦或者,你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发生过这样的事,只不过你和那个你根本就不在一个维度。

我一直以来都有个坏习惯,我总喜欢乱删东西,照片,短信,通话记录,聊天记录,忍不住去删。有时候突然需要看的时候就找不到了。

我可以把许久以前发生的事的细节记得很清楚,但这些事往往不是我所刻意记住的,就在不经意间,就能保留很久很久。

所以梦醒来是有失落感的。

想起那个夏天的八月十号,在那个屋子里,歌手深情地唱着歌。

turn off the radio…

Turn off the lights you know…

紫色与其他斑驳的灯管交织在一起,我也忘了是什么颜色。黄色绿色粉红色。我看不清他的脸。桌上的酒还有两坛,现在刚刚才有了酒意。外面下起了雨,红色的灯笼在夜雨的笼罩下,眼前便是条江。烟波江上使人愁。

眼前的雨哗哗的下,斑驳的灯光让我看不清别人的脸。

他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虽然我觉得我的记性并不是很好。

刚刚考完试的日子里,还很不适应,早上会在六点半以前就惊醒。一个人一天真正的想起很多事,不是他醒来的一瞬间,而是在他刚打开的水龙头的时候。哗哗的水流声,一下就把你带向了遥远的某个地方。

以前走读淋了不少的雨,所以变得习以为常。但是在淋雨前,我就感受到了要下雨,我对空气的潮湿有种敏锐性,能闻到那种特殊的味道。(就是热天在水泥地上刚下了雨后的味道)皮肤也能感受到潮湿的感觉。或许是生活经验吧。

我记得我第一首学会的流行歌,就是童话,很小的我,父亲在九寨沟工作,每天晚上我就会跟他打电话,电话铃声设置的是光良的童话,于是某一天就突然学会了,然后唱给了爸爸听。我不记得了电话那头是什么反应,但我只记得我很小时候记不到电话号码,就总被妈妈逼着去背,哭的稀里哗啦的,一遍一遍最后还是背到了,从小对数字不敏感。怪不得后面的数学学不好。

好多特点都是遗传的,我就跟我父亲在我这年纪时的爱好相似,不过我还要进步一点点。

对于我妈,记得有次很搞笑,因为她小时候对我很严,于是我就在上墙写“我妈是后妈”几个字,结果被打得很惨。后来有一天我就把那几个字划掉了。(就当是笑话)

我一直觉得我有点画画的天赋,小时候喜欢在墙上画画,不像是图案,而是线条和色彩的组合,家里每个墙壁几乎都是,后来去学画画,不过小学三年级就没学了。后面就再也没碰过,也是有点点遗憾的。跟我一起学画画的同学就一直坚持了下去,后来得知他考上了央美。

我在想,我到底有没有认真对待自己的生活。做了多少我所热爱的事。开个玩笑,我觉得喝酒就挺有意思的,不过喝酒伤身,还是少喝为妙,况且我发现身边同学喝酒的也很少,总不能一个人尬着喝吧。

除了喝酒,旅游也很喜欢的,想看山河雪月,就想去川西高原的旅游线,那么多好地方,我都未曾去过。人们对未来和想去的地方都有美好的期望。最迟这个暑假我就得去。

除了旅游,弹吉他、听歌也是不错的。光良的约定、王菲的旋木、California Dreaming,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改编或翻唱歌曲。

除了听歌,写点无聊文字也不错,偶尔自我陶醉下。

我明白,生活中有很多你值得去热爱和珍惜的事物。你虽然没时间看但是很喜欢的诗集,你目录里收藏着的想看的电影,你想去旅游的地方,你想见的人和你想吃的饭。

这些东西都能给你温暖。

睡前,他对我说,总有人在喜欢你的。

于是我能明白,生活中有许多你意想不到的感动。许多并未在日常里表达出来的事物,它总会埋藏在某个地方存在着。如果你有一个秘密,可以对着一个洞去诉说,然后将洞封起来,这个秘密就永远地留在了这个洞里。

“那些消失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他会走回早已消失的岁月。” ----《花样年华》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