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5-01 12: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回忆是做数学题。

这些都是我做不来的题。

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事。

讲讲我的川哥。

川哥很有气质,从内而外有种阳刚的帅气。年轻时号称“白马王子”,在酒店里从服务员干成了总经理,当过兵,做过几次生意,还是个好父亲。优点是酒量好。

不过运气不太好,做了几次生意都因为封路、疫情垮掉了,现在转了行,发展得不错。

每个人都有遗憾,他有许多遗憾,不知道他后悔过没有。

二十年前的九寨沟。朴素而天然的美。

川哥他就是那个时候在九寨沟的,正是他事业的上升期,他前去九寨沟的昨晚才从医院里陪着爱人,孩子出生的那天。

川哥是有些许遗憾的。

后来他在事业和孩子的学业之间做出了选择,放弃自己优良的待遇,陪孩子去外地读书,于是他的生活都被改写。

看了照片,那时候的他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阳刚的帅气。

他在比我小一岁的时候就去河南当了兵,练出了功夫,回来后便当起了当地的“大哥”,能管一小片“街区”。(听他兄弟酒后说的)

不过后来也就没干了,当初他那一批干这行的人,大多过的不好,一些人被抓,一些人不在人世。(90年代“古惑仔”那一批)

后来陆陆续续做了几份工作,来到了成都,帮别人照顾生意,后面也自己做起了门面。

他给我说过,总有人是很心黑的,他不希望我走他走过的弯路。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他一些经历过的事,但总有一些细节没有告诉我,或许以后的某天会知道得更多一点。

川哥在九寨沟洲际大酒店的日子,上雪山,接待客人,处理事务。认识过不少国际上的友人,以及一位有很大分量的政治人物。他对九寨沟的感情很深刻,不知怎么地,或许是我经常听他讲九寨沟,我很想再去一次。小时候曾去过,不过记忆不清楚了。只记得五彩斑斓的湖、白雪皑皑的山、银装素裹的林、真的很美。

不知从哪个时候起,他就没那么帅了,脸庞也变得黑了些,或许是那次一起去了海南后,只是记得他在九寨沟的时候还是显得很年轻的。而且他也从往后梳的发型变成了寸头,听他说是长不起来了。没有具体的时间节点,我感觉我的记忆中有几年是很模糊的,什么也记不到了。

可能有一个原因是,你长期和一个人在一起,你发觉不出他的变化,长时间没见了才能感觉得到。

所以我仔细想了想,应该就是他在九寨沟的日子里,长相发生了变化。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说准了,也没有问过他。

一个人可能有他想回去的那个时间点。如果他能来到1990年,我会逼他认真读书,然后不去当兵,跟我一起去干同一行,或许他以后的日子会好过点。那个时候他也就比我小一岁而已。

我觉得他很不容易。他抗下了巨大的压力与旁人的不理解,很多人都无法做到他那样,为了孩子牺牲自己的事业和前程,我很佩服他,换做是我,我不一定有这样的勇气。

记得他经济最困难的那段时间,为了跟孩子交学费,花了所有的工资,四处借钱,最后交了学费后卡只剩下几百块钱。不过现在生活质量已经好了许多了。

一次他向亲戚借钱,亲戚在电话里让他先把之前借的先还掉。他直接在客厅里痛哭了起来。一个男人要背负了怎样的压力才会这样?

很多事情他是没有告诉我的,他说我不必知道,只是给我讲过很多的道理。

我以前不明白为什么他一放假就要把孩子带回老家,开三个多小时的高速,或许我以后可以明白,这就是一个家庭。

他教育孩子很严格,说是要传承好优良的家风。我猜他孩子挨了不少打。

所以如果他能回到1990,故事会改变许多。不知他会不会有缘和我在1990相识。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告诉他许多道理,最好是去跟我干一行。

每次和他见面,都会和他喝酒,他酒量我是比不过的,不过再过几年我也就能把他灌翻了。还有许多事我不不便于讲出来,怕下次见面他会锤我一顿。

我还是欠他许多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他。只好以后再想吧。

很多生活中的稀碎小事我也不想再回忆了。

回忆就是做数学题。

做的起的不一定做的对。

回忆的起的不一定回忆的对。

我说了的事也不一定是真的。不过他真的是个好人。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