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30 11: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与浪之间 承载着秘密,

银色的光 拉着我跳舞,

血液在窜 思绪混乱 不停转弯,谁在呼喊我

—— 来自歌曲(与浪之间)

你好啊,亲爱的赵先生,我是可恶的孙女士。

一年多没有说过话,也没有发过消息了,你怎么样呢?

太阳滑倒在西方的时候,高楼长长的影子会包裹住篮球场,你应该会提着球,即使没有约到人,也会准时到场,打一场一骑当千又酣畅淋漓的大战。是啊,这是你爱的篮球。

城市东面有个画室,颜料随地的摆着,房子一侧花坛里的花被晒低了头,你用了将近三个钟头,将奄奄一息的它画在了纸上,像是为它续上了命。画,你画了近十年了。

我记性很差,记不住的事情很多,也常以为我已经把你忘记了,写信的时候却一寸一寸的将你从土里拉了出来,生拉硬拽的,却又活灵活现的。

17年的夏天,你穿着白白的校服,我夸你好帅,这是我对你说过的,唯一一句不违心的话。

你故意的凑到我面前,假装严肃地问我是真的吗,我抬头毫无忌讳的对上你的眼睛,看得见里面波澜壮阔的喜悦,狡猾的我,一直以来都知道。


晚修结束你约我去了操场,我丢下朋友陪你走了很久,一圈又一圈,夜里看不见你的眼睛,只是听得到你的声音,一圈一圈的,泛了皱,传到远处的墙角,又躲进了我的发梢。你塞给我一个盒子,里面装着项链,我把它藏在枕头下面,用友情的幌子罩着,收的心安理得。

我告诉你可乐是最要命的毒药,你偷偷跑去买了来,递给我的时候已经温温热热,像是从满船的温柔里刚刚捞出来,你啊你啊,是要我掉到这船里,偷偷地将我渡到哪里去?

几个月后你约我看了电影,看的是雷神三,我打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从城市这个区跑到另一个区,看了一场不知道前因后果的电影。我只知道,你很开心。

南方的冬天,地上只堆的起一层薄薄的雪,人群乌泱泱的钻进了操场,从远处看,白白的雪上像是又堆上了层蚂蚁,伴着哄笑。你问我要不要一起下楼,我摇摇头。

我呢,是一只白蚁,被人讨厌的白蚁。

你不说话,低头摆弄着讲台桌上的电脑,我告诉你电脑会被监控,随后你抬头看着我,问我“敢不敢玩点刺激的”

我不看你,只看电脑,屏幕上打开的文档,一个字一个字的跳了出来。

“做我女朋友吧”

我删了那排字,又打上了新的句子,种下了第一个名为撒谎的种子。

“不要”

你只是笑着看着我,又是一船的温柔。我是狼狈的女仆,又假装成在逃公主,趾高气昂。


你一下课就来找我,每天的晚安都不落下,还害的我每局游戏都要和你打,你是掉在了霓虹甜心里,我是挣扎着往上走的热浪。

随后你猜到了谜底,摸清了套路,打着友情的标牌,我们重归于好。

暧昧的时候,谣言是一味添加剂,嘴巴上了瘾,却接连的灌到另一个耳朵里。

你是哑巴,决不说一句解释的话,我是聋子,决不听一声玩笑话。

奈何城池终有决堤的一日,殃及了鱼池,隔了一面墙的朋友来问我,我一字一句,说我不喜欢你。这算是,第二个名为撒谎的种子。

种子越长越大,成了大树,而我,主动一叶障目。最后,我真的相信了。

高二分班,隔着三个楼层,你还是会上来找我,我们像是默契十足的老友 ,彼此都不说漏嘴。

心思缜密的网,也总会有几条漏网之鱼。

从别人嘴里听说到的,是你有了女朋友,我明明是个聋子,怎么还能听见。

这是第一次。

你说你并不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后来的第二次。

你告诉我说“赵先生是个渣男”,我说我知道。

从此以后,满船与我无关,我与浪之间,承载着秘密,银色的光 ,拉着我跳舞,血液在窜 ,思绪混乱, 不停转弯,谁在呼喊我。

再后来的那个夏天,补了所有的漫威,雷神 ,我看懂了。

最后,我也真的不喜欢你了。

谢谢你,陪我度过难熬的高一,只是我决定丢掉一切不好记忆的时候,也毫不犹豫的把你丢了出去。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