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9 14: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他喝过的美酒千千万,是京城有名的酒鬼。一是因为买酒大方,二是对酒成痴。

他样貌无双,一双眼笑起来简直坏透了。勾的京城里的姑娘对他芳心暗许的不在少数。可他身份成谜,旁人也只知道他对酒的兴趣大于美人。

这天,他与酒友们一同品酒,六月荷。齐墨第一次喝六月荷,他发现他喝不够六月荷,不由自主问道:“这酒何处可得?”

“这酿酒人在西湖,路途不算遥远。”

“多谢酒友了,在下即刻启程,去找酿酒人再买上几坛。”还没等他动身离开,带来六月荷的那位酒友拦下了他,“这你就难办了,酿酒人是位姑娘,她不要钱。”

原来不是美酒令人难忘,而是酿酒人是他心爱之人。

酿制六月荷的人是位姑娘,六月荷不能以金钱来获取,只能以故事打动酿酒人,方才可得。

能打动酿酒人的故事寥寥无几,就连他刚才喝的那一小杯,也是以京城一座钱庄从别人那里换的。

齐墨不以为然,还是启程前往西湖。

西湖,那就是他与季梨的初遇。

六月的杭州,刚过一阵绵绵细雨,四周飘散着淡淡的荷花清香,她一袭青衣,泛着一叶扁舟,在西湖上采摘荷花莲藕,用荷花以制酒。

齐墨找到她了,笑了笑,为引得她注意,他一手持折扇,一边从竹楼上顽劣的对着她大喊:“小娘子,旁人都只知道你酿桃花醉,你这般好看,若要嫁人,不知你女儿红备好了没有啊?”

这话语传至耳边,季梨玉足轻点湖面,衣袖飘飞间,便站立齐墨的面前。

齐墨这话既风流又放荡,落在季梨耳朵里却是另一种意思,他想要讨酒喝,故意这种不同于别人直接求的方式来讨酒。

他注定失败,她的六月荷,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换一坛酒。

她笑了笑:“公子,你没有故事,喝不到六月荷,便要想骗取我的女儿红吗?你这想法倒也是新奇。”

他没有辩解,季梨的六月荷是他人梦寐以求的佳酿,天下间爱美酒的人何其多,但是能用故事打动季梨的却很少,七七四十九天一坛,饮后如庄生晓梦,知晓前世今生,甚至可以达到治疗内伤的功效。

他是个酒痴,嗜酒如命,道:“之前只听闻姑娘是会酿酒的女子,刚刚见姑娘轻点玉足,从湖上过来,轻功如此了得。”指了指远处岸边的柳树,“姑娘不如和我赌一把?你我谁先折下那柳树的枝叶,便算谁赢,你若赢了我,我会将我所带来珍藏的千年古琴赠予你,反之,我便得姑娘亲手酿造的一坛桃花酒。”

她道:“我不答应。我不会弹琴,古琴给我,我也会让它落灰。”

竟是转身欲走的姿态,他一把拉住她。“我视酒如命,喝不到桃花酒,实在是心痒难耐,可是我确实说不出能打动姑娘的故事,不如,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季梨被他的话惊呆了,这个人,这个人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竟然想以身相许!

齐墨那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她,看得她不由脸颊微红,心跳的厉害。可她转念一想,这个人喜欢的是酒,对她能有几分真心?

“我喜欢听故事,但是不喜欢成为故事里的人。你若是真心喜欢,那便以你的真心来换我的。”说完她抽出手,莲步轻移,转身离开。

而齐墨牢牢的记住她这句话,真心换真心。

自季梨说完那句话以后,她时常能看见他的身影,在她的周围。

他见她极少盘发,花重金收寻了一块沉香木,亲手刻了一把木梳给她,她接过木梳,藏住眼底眉梢的笑意。

入冬后,天气愈发寒冷,他走来,给她披上御寒的斗篷,季梨其实是不怕冷的,她并非凡人,真身是一只荷花妖。

修炼百年,荷花妖也会有七情六欲。她终是动了情。

当第一朵早春的花盛放开来,她对他表明心意。

“我承认我对你动的情,只要你不辜负我,三日之后你我成亲。”

“好。”

季梨看着他发红的脸颊,知道他这是害羞了,竟发觉出他几分可爱来。

她知道齐墨除了喜欢美酒以外,还喜欢琴曲,最爱的是高山流水。

她瞒着他,偷偷用他带来的琴练习琴曲。之前不喜欢琴是因为妖很难谈好琴曲,她想在他面前展现最好的一面。

为了弹好琴,她损伤了修为,一想到他听高山流水的笑意,又不由的加快进度。

而他在不远处看着,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却也没有上前阻止,这一切她却不知道。

彼时,她只沉浸在自己爱人满腔爱意的目光中,却不曾想到他的真实目的。

她终是被琴曲所伤,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有些还溅到琴上了。修为大大损伤,一般的小道士都能置她于死地更别说枕边人了。

而他在一旁看着她吐血,齐墨是个捉妖师,是妖的天敌。

他就这样轻而易举活捉了她,把她带回了京城。

捉妖师都知道妖很狡猾,他表面上是京城的纨绔子弟,实则是京城享有盛名的捉妖师。

而他找上她的目的不是为了美酒,而是为了一颗妖丹。

几日前,在他即将启程时,皇上要他寻一颗妖丹给常胜将军治疗内伤,他欣然应允。

他利用了她的情,用情狠狠地伤了她。

京城里有他设下的结界,她逃不了,齐墨看着她被困的模样,心底却有些心疼,他知道自己动了情。

季梨看着他,“妖丹没有的话,我会死。”又发出一声冷笑,“我忘记了,你根本就不关心我的存亡,你只在意自己的前程!”

季梨眼角滑落一滴泪,妖也是会伤心,会流泪的。

他明白季梨对自己的情意,可他却低下了头,没有说任何话。这一幕落在季梨眼里,既讽刺又绝望。

“你欺骗我,利用我对你的情意困住我。拿我的性命去邀功。”她顿了顿,隔着结界冲他行了个礼。

“既然如此,我祝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永远受孤独之苦。”她嘲讽道。

面对着她的嘲讽,他面无表情:“你可能不知道,我没有亲人,我家破人亡都是因为妖。所以我才决定做捉妖师,你确实是个好妖怪,你没有害过人,但是你有我需要的妖丹,此生是齐墨对不住你……”

“哈哈哈……你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你既知道自己有错又认错,却还是要犯错。”

即便是心如死灰的时候,仍旧觉得心真的好痛好痛。

“既然如此,这酒当我送给你的离别礼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六月荷,我也不知道你跟我讲的话有多少句是骗我的,有多少句是真的,我也无从验证了。”她隔着结界,扔给它藏在怀里的玉壶。

“你是我最爱的人,现在你也是我这一生中最恨的人。”

他用了最快的速度取出了季梨的妖丹,小心翼翼的送去了将军府,而她失去妖丹后,也只成了一株没有任何灵气的荷花。

他想她已然是很恨他了,失去妖丹后也应当是不愿意再见他的,便又奔波到杭州,将它重新种在杭州的湖内。

人生匆匆十几载,他已是古稀,前不久收的徒弟继承了他的衣钵,也成了京城里身负盛名的捉妖师,而他也感觉自己即将逝去。

只是他又想起了季梨,人老了,就会不断重复起之前的记忆,重新回顾自己的一生。

他终是不顾年迈的身体再次来到杭州。他看见西湖满池的莲花,每一朵都像她。他从袖口掏出当日结界内季梨扔给他的玉壶。这些年来他一口也没喝,他本想现在饮,却已虚弱到没有气力,他死前最后的力气也在前往杭州的途中用尽了。

原来他已动情,就连死前也只是想再见季梨。

荷花一池的荷花下,隐藏着那女子的眼泪,和她那深埋在心底的恨意,而杭州也没有了,当初名动京城的名酒,六月荷。

他真真切切的是对她动了情,却是真的负了她。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