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9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夜色尤为可人,我独坐在窗桌,遥望黑幕中那些闪烁着的星星,想着哪一颗会是你呢?是那颗大的,还是这颗小的? 一时鼻子酸酸的,眼泪溢满了眼眶,在模糊的雾气里,我隐约看见了那白衣少年——陈新。


我和你的初次见面是在肿瘤医院的头颈科,护士站前,你的母亲正为你办着住院资料,倚靠在一旁的你,一米八的高个儿,身着一件厚实的大白棉袄,浓黑的眉毛下, 有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 顺着眼看去,眼角上还带着点儿泪痕,湿润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缕青烟般的惆怅,应是刚哭过,看起来惹人心疼。

我的带教老师让我带你们熟悉医院环境及所在床位,你很有礼貌,每次我讲完你都点头回应,并在我结束介绍后貌的说了谢谢。

在你询问哪里可以买到盆,并从我口中得到答案后,你的致谢可是犯了一个女人两大忌讳中的一忌了你知道吗!对于女人来说有两大禁忌最不可犯,一是外貌二是年龄,而你恰好夸大了我的年龄,犯了后者。姐姐?你叫我姐姐?你还叫我姐姐!病历上的数据清楚的显示着你可比我大两岁呢!

老师派我为你静脉穿刺输液,看了看你那浅显的静脉,太细了,心想着反正成功几率不大,要不报个仇,打个两针也不妨事;想到这,我不动声色的勾起嘴角,你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说起你皮厚,不怕疼。我有点心虚了,想着还是得恪守职业道德吧!我认真的比了比静脉的走向,竟一针见血。

“哇,姐好厉害!”你似乎也是看见了我眼里的一丝丝惊讶,也毫不吝啬的夸赞着。

我飘飘然说了一句:“ 那必须的!也不看看姐是谁。”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不知何时在我身后的你的母亲,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尴尬,我顶着涨红的脸,迅速的整理好物品,溜出病房。

次日晨交班,值班医生提到你,说你术后情况不良,还得配合化疗医治,现已有呕吐频繁症状,恐有电解质紊乱发生的危险。很多老师都叹你还这么年轻.....


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什么,我变着法来探望你,总想找个机会和你搭上话。靠在床头的你穿上了蓝白格病服,双腿交叠,慵懒地翻看着大腿.上的课本,伯母默默的在一旁为你削着苹果,阳光透过窗户,倾洒着少许阳光映照在你瘦弱的脸庞。

如果不是病痛,你本该在明亮的教室沉醉在知识的海洋,而不是躺在到处充满消毒液的病房,我为你感到惋惜。我走进,想为你关上窗帘,你用修长的双手示意我不要关上,笑着对我说:“ 听说太阳可以晒去陈旧,我也想向阳而新生,就让我好好晒晒太阳吧。”

这一晚我跟着老师值夜班,老师让我为你测量生命体征,还没走进你的病房我已听到呕吐的声音。我走进,看着虚弱的你,正趴在垃圾桶的上方,你见我来了,侧头,眼角含着泪,突然歇斯底地叫我滚开,别进去!你脾气特别的暴躁,简直和之前判若俩人,竟朝我的方向扔起了枕头,我委屈的跑出去,那晚我也哭了。不知你什么时候睡着了,伯母跑过来找我让我别生气,说你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患的什么病,得知伯母为了筹钱给你医治,变卖了外婆送自己的手镯,丧气的说不想医治了。伯母还说,你就是太懂事了,懂事的让人心疼,不想周围的人为你担心……

我知道那晚你不是故意的,我还是每天遵医嘱为你好好做治疗,假装问问你看的是什么书,英语能不能听懂?数学可会计算?我吹牛说自己是数学小天才,实际上我数学离及格线都差得远呢!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成功的打开了你的心扉,成为了你信任的朋友。有一天,你结巴地问我觉得你怎么样? 我以为你喜欢上班里的某个的女孩子了,这或许是你治愈的希望,电视剧都是这样拍,可谓是爱情的力量啊!

“你长的高人又帅,不知道以后便宜哪家姑娘?!”我笑着回。

“那你愿意吗?等我病好后,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你激动地问我,眼神里充满希冀。

“那.....那得等你好了再说。”我惊慌失措的移开视线,红着脸道。


我叮嘱你一定配合治疗 ,不准偷偷将药倒掉。你喜欢太阳,我和你约定等你病好后,一起去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

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很大,几番下来弄得你疲惫不堪,苍白的脸上早已没了一-丝血色。我给了你一-颗糖,说奖励你没有放弃,是一个勇敢的男子汉,我喜欢那样的人。你开心的准备撕开糖纸,却被我抢了过来说:“不行, 我差点儿忘了糖果会刺激你口腔腺体分泌,导致伤口愈合不良,还是我先帮你保管。”你冲我翻了翻白眼,闷声发出“切”的一声。

又过去了半个月,你的病情仿佛一下子好了,可身体却更加瘦了。一次我在治疗室配药,你站在门外,朝我招手。你见外面春光明媚,淡淡的蓝底.上飘着白纱般的云,想邀请我陪你一起去欣赏这幅淡雅的水粉画。我拒绝了,因为自己工作不仅仅是陪着你,你确实是个很好很懂事的人, 便独自走向电梯。在等待电梯时候,你侧头又看看我,冲我喊了一声:“ 阿M!”我抬头看了看你,心想着:笨蛋,莫名其妙。

“呀!”我闷哼一-声,手指被针头刺破了,流了一点血。

这天我下班刚到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我滑上接通,几秒后冲出屋外,百米冲刺来到医院,电梯已经上去,我慌忙着爬上五楼,手术室灯熄,门打开,医生露出疲惫的双眼从里面走出来,后面护士推着轮床缓缓跟着。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还来不及喘息,只听到周围哭声一片。

“不可能,他今天还约我一起晒太阳呢”良久,我才干巴巴道。

次日,伯母整理你余下衣物,准备出院,一张便利贴从课本掉出来,伯母拾起交给我,说是留给我的。

那纸上写道:

阿M,谢谢你!可能我早就猜到了结局,很遗憾没能够和你一-起晒太阳,但请你也不要太悲伤,因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我发现你就是我的小太阳,温暖而美好,明媚且有希望!

陈新,你看今夜有好多繁星啊,我想明天准会是一一个晴天。

“陈新,你这个大笨蛋,下辈子我们再一起晒太阳可好?”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