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8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4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01

“守村人”这个称呼是我从网上看到的。

前几天我在网上刷段子,然后在一个视频的弹幕中看到了“守村人”这个名词。

他们说,守村人一生贫苦,生活在村子里,为全村人挡灾避祸。

起初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同感,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新鲜——因为在我的记忆里我们村子里就没有这种人。

可是几天后以后,我却忽然记起来一个人——我们村的老金,他或许就是人们口中的守村人吧。

老金,本名姓金,至于全名嘛,我倒是不是很清楚。

自从我记事开始,身边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给他叫的老金。

老金没有过结婚,更没有子嗣。其实老金年纪并不小,我上初中时他就已经是奔六十的人。

但是我还是“老金,老金”的叫他,他也“嘿嘿”的憨厚地回应我。

他脏兮兮的脸上时常堆着笑,不管遇到谁,他都笑脸迎上去,村子里的人拿他说笑,他也只是“嘿嘿”地笑,仿佛这些笑话跟他没有关系,他只是在听别人的笑话。

在他的世界里,好像没有所谓的辈分之别,名字就是给别人叫的,让我们按着辈分和年纪来叫他,反倒会让他乱了套了。

老金没有工作,也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

他经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农忙时节去别人家里帮帮忙,或者红白喜事时去别人家里凑凑热闹。

他帮人做事从来不收钱,只要主人家管饱饭就可以。

但是他做事却十分卖力,别人一天才能干完的活,他自己一个人小半天的时间便能完成。

在他的一生中,仿佛钱是个多余的东西,他只想着能够填饱肚子这种原始的愿望。

我小时候我们家就经常请老金来帮我们干农活。

我父亲是个建筑工人,常年在外务工,母亲就在家里处理家里大大小小的农活,顺便照顾我,监督我的学习。

特别是到了农忙的时候,家里的事情多得忙不完,母亲就会叫老金来帮忙。

老金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蓬头垢面的来我们家做事。

说实话,我小时候打心眼里看不起他。

五六十岁的人没有结婚不说,整天在村子里游手好闲地游荡,身上总是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黑衣服。

脸也是从来没有洗过,不论到哪里,脸上都是黑乎乎的,让人看不清楚五官。

这种人没有追求还不讲卫生,简直是太让我讨厌了。

老金做过最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就是有一次他在我家吃饭时,对着锅里的菜打了一个喷嚏,那顿饭恶心得我那好几天吃饭都有心理阴影。

一吃饭就想起来老金那张堆着笑却邋里邋遢的脸,仿佛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吃到嘴里的菜怎么也咽不下去。

02

我最后一次亲眼见到老金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那年夏天,我家玉米产量格外的高,我爸和我妈把玉米从田里背回来后,就剩下一大片没有收拾的玉米杆了。

他们两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要请一个人来帮忙,毕竟面积太大了,没有人来帮忙肯定要忙活好几天,并且我爸还赶着回工地上班。

最后两人一合计,还是觉得请老金最合适,毕竟他做事不仅卖力而且还不要报酬。

老金来的那天天气很好。

阳光暖暖的,风儿也暖和得让人多了几分困意,在这个夏季的尾声,燥热的空气逐渐被清爽的风儿吹散,原本火辣辣的太阳也被这份凉意所浸染。

但是老金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邋遢样,对他而言,天气不是什么决定心情好坏的因素。

他背上背篓,杵着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棍,脸上堆着笑,就和我父母一同去做事去了。

那天他们一直从早上忙到下午,下午回来的时候,几个人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了,汗流浃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母亲则要更累一些,父亲和老金回来就一人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面乘凉,而母亲却不能休息,就只能去厨房里给他们做饭吃。

吃过晚饭后,天就开始慢慢暗下来了,母亲收拾在厨房收拾碗筷,父亲在院子里乘凉。

老金这个时候走到厨房门口,双手扒在门上,轻声细语地对我母亲说:“春姐啊,您一家人都是好人啊,我妈妈还在的时候啊,就经常给我说,您还有您的母亲都是大慈大悲的人啊。”

我妈妈手里还在忙碌着洗碗筷,“哪里啊,我们家哪有您说的那么好啊,您才是好人才是,这么多年,您在村子里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我们应该感谢您才是。”

老金愣住了,他的眼睛里忽然泛起一道柔和的光,脸上的笑也显得那么不自然了,又接着轻声说:“春姐啊,我就不留了,回去了。”

“别啊,您别着急走,再坐会儿呗。”

“不了,我得先走了,不然待会天黑了,我家里不像您这里这么好,没有电灯的,前几天蜡烛也用光了,回去晚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不方便。”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表情,那种表情很复杂,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让我看着心里十分难受。

我妈停下了手里的事情,说:“您等一等,我们家还有蜡烛,我去拿给您。”

“别别别,我可不要啊,等过几天我去把我后山上的几个柏树卖了我就有钱了,到时候我就去买。”

老金说完就往路上跑,还没等我母亲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穿过我们家的小院子,跑到马路上去了。

我爸急得在院子里面喊:“别着急走啊,再喝杯茶了走!”

“不了不了,二天(方言,意为下一次)再来。”

03

我看着老金慢慢地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他那孤寂,佝偻的背影在落日的余晖下被拉的那么长,那么显眼,深深地刺痛着我的内心。

老金几乎一辈子都住在自己的那一栋矮矮的茅草房里的。

房前是他自己种的几根玉米,但是老金没钱买肥料,再加上地里杂草丛生,他又不爱打理,那几根玉米就因为营养不良长得跟高粱杆似的。

我没有进房子里面去看过,一是出于恐惧,房子的位置太过偏僻,周边都是山,整栋茅草房被阴森森的树枝笼罩着;二是我确实想不出来像老金这种污秽不堪之人居住的地方会有多么干净整洁。

后来,由于我长时间在外地读书,学业繁重,无暇回老家去探望亲朋,就更不谈老金这个和我无亲无故的人了。

最后一次得知老金的消息就是他年纪大了,被村里的人送到福利院了。

听说后来他回来过几次,别人问他为什么回来,他还是脸上堆着笑说,自己想家了。

别人笑他,还是养老院的房子住着更舒服吧?老金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04

再后来,我就没有过他的消息了。

我有时候会想,老金走了,村里会不会再出现一个像老金这样的守村人呢?

如果出现了,那个新的守村人是我怎么办?

每每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害怕:如果我变成老金那种样子,我要忍受别人的冷言冷语,我的父母也会遭受别人流言蜚语的攻击,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老金的一生,是忍受了多少鄙薄之人的唾弃,背负了多少卑劣之人的调侃,才能够那么豁达的去生活,那么全心全意地为村子里的人家帮忙?

我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他离开这个村子后能够安享晚年。

希望那个大孩子不要想念他住了一辈子的茅草棚还有他帮助了大半辈子的村民们。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