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7 13: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些年,我和笔友缘浅情浅的往事。

01喜欢粉红色的女孩

我一直很喜欢粉红色,譬如粉色的衣服,粉色的信笺。

倒不是因为和所有的小女生一样痴迷梦幻的粉色,向往偶像剧式的爱情。

我喜欢粉色,只是因为闻一多先生在色彩中写道:生命是张没价值的白纸,粉红给了我希望。

是啊,粉红色可不就意味着希望么,它不像红色那么热情,只是淡淡的点缀,隐约中透露出一点美好。

可就是这一点点美好,也会让我不可自拔。

02笔友其人

第一次收到他的来信,是我读高中的时候,他给自己的名字取作温柔一刀。

大概是那个年代流行看金庸,古龙的小说,第一次看到他的笔名,我差点笑了出来。

那个时候和别个班的室友商量突发奇想找笔友,室友千挑万选,选了他。

我们就像小说里的人物,除了室友知道我们双方的身份,我们相互不知,即便是对面走过,也认不出。

这种交流的方式很奇妙,写信,等信,读信。

不知他是不是大概也觉出我是个女孩子,从随意空白的作文纸换成了粉色的信笺纸。

看着一条一条的横线延伸入粉色的色彩中,和着他下笔的笔风亲密接触,我的思绪总是不受控制地飞向远方。

今天他说,自己期中考试没考好,心里很难过,父母总是只关心他的成绩,他压力很大。

这或许便是那时候大多数学生们爱抱怨的事,高考如一湾鸿沟横亘,让青春的我们既疼且伤。

再后来,他说和室友吵架,我用尽最恶毒的文字,与他一起义愤填膺;后来他说自己买了一双心仪的球鞋,我用尽世上最好的语言,陪他一起高兴。

一刀,一刀…在信纸的这头,我打着台灯,抚着一个个文字,希望从文字里刻画出他的影子,是像杨过,还是令狐冲呢?

我们似乎总有说不完的学习和生活上的事,甚至有时候竟然在信里讨论试卷题目,那样的笔下交锋,让我每每在做题的时候回想起也会有一丝的甜。

一页纸,两页纸,三页纸,我们越写越多,我也习惯从温柔一刀称呼他为一刀,他叫我雪儿。

室友说,我们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平时都交流了些什么,我总是淡笑不语。

其实我们渐渐地也会说一些私事,譬如,有男生追我。他也会好奇地问我是谁,男生怎么样。

而我总会不着边际地把这个男生吹得天花乱坠,说他学习好,性格好,实际上我压根和别人不熟呢。

但是我终究是以高考在即,不谈恋爱为由拒绝了两个男生,并且我把每次的细节都写在信中,折叠好,想说与他听。

他也只是淡淡地回复一两句,就把话题拉到学习上的事了,这时候我倒是觉得好像自己有些不乖,这个时候,心思应当全力放在高考上的。


03最后一封信的告别

高考终于来了,所有人在奋力一战后,如释重负!

室友拖着重重的行李跟我告别,我们互相留了电话,祝福各自金榜题名。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猛然想起了一刀。

“等等,笔友…”第一次当面说起他我竟有些不好意思。

室友大大咧咧,一拍脑门:“哦,对,你看我这记性,对了,这是他给你的信,嗯,他还让我转告你,这是最后一封信了,也对,毕竟我们都要各自上大学了,我也不能再当你们的信使了。这笔友嘛,就是图个好玩,哈哈,好了,我先走了”

我接过信,依然是淡淡的粉色,折叠得四四方方,依稀能看到里面的字迹。

可是我却没有勇气打开,最后一封信,会…会是与我道别吗?我们会否不再联系了?

现在要各奔东西了,才突然后悔起没有与他见过面,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也只有室友。

而我…我也不好主动问室友他的联系方式吧!

这信…我终究没有勇气看。

这一张粉色的信纸躺在我书桌前的盒子里,不知过了多少个夜晚。

陪着我上大学,陪着我工作。

每当我累了,倦了,我就翻出新的信纸写一写,装作还是有人收信的样子。

我也曾想偷偷看一看,那曾经我认为带着希望的信纸究竟有没有给我希望呢?

或许是当时的少年懵懂,只不过是一段缘浅情浅的暂时交汇罢了。

图片

从前书信很慢,车马很远,一生只爱一个人,诚然。

此后,日月轮换,星辰明暗,结婚生子,此刻我又有什么放不下呢?

我终于把信打开看完,信的末尾留着他的电话号码,他说“雪儿,我希望和你做现实中的朋友,如果愿意,这是我的电话…”

瞧,我说什么来着,粉红色可不就是代表希望么。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