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6 12: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周郎你瞧这支蝴蝶簪子如何?”

女声轻快又悦耳,好似深山中缓缓流过的一袭清泉,又似在空中照亮的那一轮明月。

“适你。”

男子坐在榻边,手中捧着一本经书,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

“周郎还未看,怎知就适我?”

“卿卿喜欢的那便是世间最好的。”

陌上枝头,秀发入瀑,女子的脸为心上人红。

庭院里草木丛生,百花齐放。妤妤挽着周郎的手前往饭厅用早膳。不知是因为妤妤身上的体香还是因为蝴蝶簪子,竟引来了几只蝴蝶在妤妤身侧。

“我家妤妤莫不是蝴蝶仙子,先进入我梦中后飞入我心里。”周郎打趣道。

妤妤撇了他一眼,说道:“周郎可真没个正经模样,要不然我也不会在百花节那天为你失了心。”
那年的百花节格外的热闹,陈家大小姐——陈妤妤,好不容易扑到了一只蝴蝶正打算向她们的伙伴们炫耀着。抬眼间,一位身着墨黑色长服上秀着金色蝴蝶的男子正在看着他,眉眼间露出淡淡的相思。

“他为何看着我?”疑问在陈妤妤心中悄悄生长。她没有勇气向他询问,就只当是那惊鸿一瞥。无所谓,不去想。不觉间蝴蝶已飞走,只留下陈妤妤一人站在原地。

百花节接近尾声,各家的姑娘们带着她们扑到的蝴蝶前来,只有陈妤妤未能扑到蝴蝶。她失落的站在一旁,看着她的小伙伴们拿蝴蝶打趣逗乐。

“小姐,您…没有扑到蝴蝶吗?”她的侍婢说道。

一时间,二人无语。

一只金色的蝴蝶簪子出现在了陈妤妤面前,她转过身瞧着拿着蝴蝶簪子的主人。

“你?”

“姑娘认识在下?”

“一面之缘。”

“弄丢了姑娘的蝴蝶是在下的过失,在下对不起姑娘想着去卖蝴蝶的地方买一只赠与姑娘,可真不巧,那边的蝴蝶我左右瞧着没有一只适合姑娘,所以才出此下策,请姑娘收下。”

那天,他诚恳的弯下腰,向妤妤鞠躬。她不知该如何,只是一溜烟逃出了他的视线。情意不觉间在各自的心中悄悄生长。
“妤妤记得还如此清楚。”周郎的眼眸里满是妤妤,容不下他人。

“嗯。”妤妤被周郎看的有些害羞,直直低下了头,拉了拉周郎的衣袖。

“噗嗤”他笑了,他的卿卿总是这么羞涩,让他不觉有趣得紧。

“一袭红衣,戴着凤冠,额中一点红沙,不知惊艳了这长安多少青年才俊的心啊。”他说着,手搭上了妤妤的腰间,四目相对,情意相传。

此前,他们去看戏,唱的是《梁祝》,戏段感人不已。让妤妤不禁感叹道:“曾听母亲说,绿瓦红墙锁住了多少佳人,相爱之人不能在一起,因是最大的遗憾吧。”

“我倒觉得相爱并非是要在一起,若在一起了就觉不合适,岂非是害了各自。”

“周郎这话何解?”

“你是蝴蝶那我便是花朵,你是飞蛾,那我不妨也是飞蛾,我要的是跟你生生世世总不分离。”

妤妤闻言笑了,只是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并非是他的蝴蝶。

她是经过书房时,无意间听到公婆的一段对话。

“郎儿说最近他很少在梦到蝴蝶了。想来是把妤妤当做那梦中的蝴蝶了。”

“如此甚好,幸亏当年咱们把那高人请来,在郎儿和那蝴蝶姬私奔时,把她给收了。把郎儿的记忆抹去。不然啊咱们家就完了。”

“说来也巧,那蝴蝶姬也叫栩栩。”

妤妤听见如遭受雷霆之击,她想去问问周郎,奔到半路停了下来。他什么也不记得了,自己这样前去,还要什么意义呢?

她不知现在她该如何是好,自己深爱的人,居然把自己当做别人的替身。她恨,她悔。她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中。任何人不许进来。

周郎听见这个消息,立马从朝中赶回。他叫了妤妤许多声,可妤妤始终不应声。过了许久,周郎道:“既然妤妤不肯出来,那周郎就陪着妤妤,周郎就在门外,妤妤有什么心事不妨对周郎说。”

妤妤很想出声,可她不知怎的,心中难受万分,她打开了衣柜,瞧着那一件件墨色衣裳上绣着的金色蝴蝶,她的心真的很疼,很疼。

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情不知所起举案投眉,什么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心上足以。假的,全是假的。


“周郎。”

“妤妤我在。”

“我问你,你可知你为何总对蝴蝶情有独钟。”

“我也不知,好像自我小时起,我便喜欢蝴蝶了。”

“周郎,你说替身真的可以取代原来的那个人吗?”

“为何如此问?”

“回答我。”

“不能。”

原来这台戏始终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我的美满的婚姻实则应该是那位蝴蝶姬的。我…是她的替身。

她从发间取下蝴蝶簪,用手把蝴蝶簪对准了自己的心口,“周郎,如果下一世,我希望我可以不用做别人的替身,你爱的是妤妤。”

鲜血从她的口中流出,一身素衣被鲜血染的血红。

那一夜,他让人砸开了门,可眼前见的,却是妤妤冰冷的尸体。她的血衣格外的耀眼。

周郎抱着妤妤一坐便是一天一夜。直到后来身体真的支持不住才松开了妤妤。

“妤妤呢!妤妤呢!母亲,妤妤呢!”

“郎儿,妤妤她…自尽了。”

“怎么会,我刚刚还看见她了,她叫我周郎呢。”

老夫人摸了摸眼泪,从衣袖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周郎。

“这是在桌上发现的,应该是妤妤写给你的。”

周郎,我是妤妤。对不起,没跟你商量我就私自做了这么一个大胆的决定,我只是不愿去当一个替身而已,我能怎么办呢,我是该装作不知道,还是去质问你。

那年我因这蝴蝶簪失心与你,如今我用这蝴蝶簪斩断我们之间的情丝,也许你从未爱过真正的妤妤吧。你爱的是那位蝴蝶姬,她叫栩栩。

放过自己吧,那位蝴蝶姬应该也不愿你终日活在有她的梦境里。

情深缘浅,君安。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