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6 11: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口袋只剩玫瑰一片,此行山高又路远』

我在深海里等待太阳,在夏天看一场黑色的飘雪,在监狱最里间寻找童真,在破碎杯子里拼凑一个你。在人类本身就是矛盾体这一论点下,语言与行为做出相悖的选择本就无可厚非。
微醺的状态是,气氛浪漫到极点,看什么都迷人。我有时候会贪恋这种感觉,没有人可以完全拒绝模糊的昏沉。
今天在读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故事,惊觉从前对徐先生的偏见颇深。他比我想象中对爱情更执着,比想象中更能肩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比想象中离开得更加可惜……这个浪漫而伟大的诗人,他的一生是如此传奇。
浪漫退去之后,只剩下惨白的现实,最初迷人的也会变成最后讨厌的。可我们谁不是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寻找一点仪式感呐?但愿我们往后遇见的人,会温柔,会有耐心,会在见我们的路上买一束花。
我想在朦胧的雨天撑伞走在林荫小道,却不曾想泥泞小路已无法下脚,不去屋里取暖也会显得很怪异。我想做一个浪漫的诗人,拿着相机去远行,却也始终逃离不出曲意逢迎的生活。
这一次,我站在高台上眺望,无谓执着找寻意义。我只是静静地眺望,看一座座高楼,看一条条小路。我想,在某一个小世界中,一定会有属于我们自己的舞台,而你就站在聚光灯下。

并不可否认,生活磨掉了我们一部分勇气和温柔,但我也相信,因为我们还很年轻,所以失去的还会长出来,而新的部分将闪闪发亮。
——摘抄
END​​
​作者:社长
编辑:社长
图片:网络
落日归山,温柔归你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