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5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个女孩Z后跳进了海里,可是却没有找到尸骨,

三个月前这个女孩来到了这所医Y。她是来做配型的,而且配型成功留在了医Y。

那位姓程的老B。被查出H了尿D症,需要换肾。

我D一次见到她时,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好温柔。她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好像S有的事情都激不起她一丝的波澜。后来Y生准备手术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身上能被摘掉的器官都已经被摘掉了。

我特B好奇,可是Y生却说这种事不用管也不能管。

J察来到了现场,找不到尸骨并只能宣判失踪,可我知道她Y定S了。当我知道她身体情况的时候,我总是带着怜悯的眼S看着她。可她却好像满不在乎一样。

她从来就没有说过话,直到手术的前一T,我为她送饭的时候听她说,人S在海里是不会轮回的。等到这世上所Y认识她的人都忘了她的时候,她就彻彻D底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医Y里的人进进出出,我以为她会有家人前来探望,哪怕是说说话。那个清晨我查房路过的时候看见了一对夫妻正在里面和她说话。可她却把眼睛闭上,连看也不看一眼。好生没有礼貌。

她将那对夫妻带来的东西尽数从楼上丢了下去,我D一次觉得她真讨厌。可是我发现我又不是真的讨厌,说实话她很难让人讨厌起来。我在花园听到那对中年夫妇交谈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她真的是T别温柔的,可惜……

她写了一份遗书,字体娟秀,上面的字我一个都看不懂,Y生说:这是梵文,上面说如果找到她的尸体,请一把火烧掉,然后找个有风的日子撒出去。

后来我又在他她的日记本里看到她说昆仑山的雪很漂亮,那里是天底下Z干净的地方。我一时无言,她说想S在海里,却又喜欢昆仑山的雪。

手术的时候,她差点便S在了手术台上,可是Y生却把她救了下来。我看得出她很失望,有心想问却又不敢。我想着或许是她说的,我理解不了或是我做不到呢。

那位程先生住在医Y,听说出院的时候还胖了几斤。

我想这个时候,那个瘦骨如材的女孩,她的尸骨在海里恐怕都快被鱼虾啃干净了吧,她的父母来出S亡证明的时候,恰巧遇上了我们医Y,一位要换心脏的B人,

听太平间的老刘说,像她这样的大学生,如果找到尸骨。会有人出高价买去冥婚,至少也是十万。

她的父母J力要求J察前去海里打了她的尸骨,其实我知道他们是想做什么的,可是我好像又无权过问。

后来呀,我偶然在新闻里听到,她的尸骨被找到了,在一处海滩上被一群前来旅游采砂的小孩发现的,J察将她的尸骨带了回去,法Y说她少了许许多多的器官。那群J察一个个D下了头,连法Y也落下了眼泪。

听法Y说检查的时候发现原来她还是个处N,

原来啊,她是被她的父母卖了。D一次要了她身体里的25%的肝。D二次拿走了肺。第三次拿走了她的眼角膜。真是N以想象,那双漂亮的眼睛,居然看不见。难怪我看她的时候她总是不看我,我还以为她生性如此呢!第四次挖了他的一个肾,那这Z后一C拿走的就是她另一个也是Z后一个肾。

听说她的母亲一直在打听医Y里的B人,我想了半天,后来我才发现,原来她的心脏是健康的。

电视里正在播着,她的父母打官司。J者说她的父母要坐牢。而我却想着她的尸骨Z后被她母亲化成了骨灰带走,她是不是也在坐牢呢?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