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5 12: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1

西沉的红日,为天空修饰了红彤无暇的脸庞,大雁在大地的怀抱里遨游,寻找那枝头尖的家,湖边的柳絮随着晚风翩翩起舞。

我坐在郁水湖边的拦椅上,耳边是循环无数的晚风,它吹动着我额头前的黑发丝,此时,我那黑色瞳孔中倒映着湖对岸的一位手舞足蹈的男孩。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湖对岸嬉笑欢颜的男孩,他正手不停息地朝我挥着手,我不禁内心泛滥嘴角悬挂着微笑。

我看着他沿着湖岸边跑来,小小身影倒映在湖里,目光随着他移动着。

近了,我听见内心海的波涛,听见它跳动的旋律。

直到他扑过来抱住了我,他身上的茉莉香萦绕在我的鼻尖直至内脏。

他的心跳在我的胸口处扑通扑通,我看着他的黑黝透彻的眼睛,霞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为他增加了一点羞涩,男孩的面貌所谓于仙稚。

不禁在内心感叹;这是我的男孩。

2

“江俞白,我好想你啊。”男红晕着脸庞,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双眸。

“乖!”我轻轻揉着他的小脑袋.

“妈妈,你看那两个哥哥”远处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儿子,走不要看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以后不要学习他们,知不知道。”

我随着声源望去,看着一位四十多的妇女,眼角有着时光留下的鱼尾印记,手牵着一个小男孩,大约有八九岁,又黑又瘦,乌黑的眼中带着这个年纪该有的稚气。

那位阿姨两眼不屑的轻瞟了我们一眼,急急忙忙地拉着小男孩走了。

我手握成拳,努力压制着内心火旺的怒气,我低下头,看着依旧环抱着我的男孩,我看见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悲伤,却又转瞬即逝,心脏不禁绞着疼痛。

3

那样的评价我们也早已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还有那鄙夷的眼光。

呵,对啊,我们一直都生活在世人这样的评价眼光下。

“叶知秋,相信我,我会一直保护你,不会让你被俗人伤害到的”

“我相信你”我看着我的男孩,他清澈的眼睛里倒映着我的面孔,看到他那憨憨的样子,我忍俊不禁啊。

我拉着他往家里的方向走去,此时我们其实早已约好一起到我家里吃饭。

 

4

夕阳西下,两位少年洋溢满满的拉着对方侃侃而谈的,红晕的霞光透过路边茁壮白杨树的枝丫,铺洒在他们的身上,青春的气息随处飘荡。

此时四周的人却心怀鬼意的探讨着,奇异的目光从未离开过两位少年。

在悄声细语鄙夷的目光中,到了我家。

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小白回来啦,这是同学吗?”

“这是我妈。”我对身旁羞涩不已的男孩说。

“阿姨好”知秋礼貌的说。

母亲好奇的打量着我身后的男孩子,原本喜笑颜开,突然目光低沉,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的手,眼里的祥和早已变幻为厌恶。

“不是有同学来吗,怎么还不赶紧请人家进来吃饭呢?”屋内传来父亲的声音,母亲还楞在门口,我怕知秋乱想,我拉着他越过我母亲,走了进去。

父亲坐在饭桌前,手忙脚乱的摆放着碗筷,“爸”父亲听到我的声音,抬眸看着我,脸上附衬着笑容说“来来来,快坐下”急忙低下头又去盛饭。

我拉着知秋坐下,转身去帮我父亲盛饭。

我望向门口,母亲依旧还愣在那里“妈,快来吃饭”我走过拉着她,来饭桌前吃饭,母亲突然甩开了我的手,眉头紧锁的走过去,父亲丝毫未察觉此时的母亲脸色早已黑成一块。

吃饭的时候,气氛异常冷清,我看着知秋一脸焦虑的吃着饭,筷子都不敢伸一下,我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他的碗里“好好吃饭,想什么呢。”他又低下了头。

一顿饭我看着他吃的心不在焉,我知道他肯定发现我母亲讨厌他。

饭后,我在厨房里洗碗,他和我父母在客厅看电视,看着他像头惊慌失措的小鹿般不知所措,就突然感觉他太可爱啦,可是我又担心我母亲对他的目光,就加速了手上的工作。

然后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我以为是小可爱害怕来找我了 ,刚抬眸就看见了火冒三丈的母亲,气势汹汹的站在我面前。

5

“俞白,你就不打算说一说你那个同学吗?”母亲一脸红彤的盯着我,

“没什么好说的,您看见的就是真的。”我很无所谓的回答她,

因为我知道其实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只是是听隔壁阿姨说的,她也从未相信过我和一个男孩纸谈恋爱,今天我也只想告诉他们我喜欢这个男孩纸,希望他们可以认识他。

“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真的和一个男孩子谈恋爱了?这成何体统,你到底在想什么,去做这么一个坏事。”

母亲气急败坏大声嚷嚷着,她苍老的双手捶打着我,猛的抬头,眼里尽是愤怒沉默的看着她,

“你还这样看着我,我说的不对吗?你这样做你出去看看街头邻居那个不整天议论着你,说你道德思想败坏,不学无术,出去和什么男孩子卿卿我我,原本我不信,就去和他们吵闹,可你呢?你如此的让我失望,在我面前和他得寸进尺,还夹菜给他,你们都是男孩子啊,你们才大一。”她怒斥愤懑的呵斥着我,我看着她留下的泪珠,滴在了我的手背上,好冰凉啊。

此时只剩下母亲的泣声和电视机里的声音,我转眼就看见了父亲和知秋站在沙发那儿,我看到了知秋眼眶里的泪水在灯光下异常刺眼。

父亲的眼里空洞无光,站在那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知秋不知何时,跑了出去。

父亲气势汹汹的朝我们这里走来。‘啪’白炽灯下,我的头斜歪着,脸上传来疼烫的感觉,母亲停止了哭泣,我转眼看着父亲,“你还有脸看我,我都嫌丢脸。看看你做的这个羞耻不羞耻。”

我的心弦在这一瞬间崩了,心里像千刀万绞一样。

从那时候,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我去了我们去过的地方,可是,那里的风景都变了。

 

爱情是灵魂与灵魂的契合,而不是性别与性别的拘束。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