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5 12: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01.

无渊出现之前,小院宁静的有些死寂,原本便无几人住,他们还从不玩闹,而是终日小心翼翼的。

 

荣婉来到小院后就不爱笑了。或者说从大宁灭亡后就不爱笑了。终日便待在小院里,度过了一日又一日,带着那驱不散的阴云。

 

那日无渊摸进小院,未见到他所寻之人,便顺走了几幅盖着前朝官印的书画,大抵都是可以当个好价钱的。

 

谁知竟被荣婉撞了个正着,面对这个不速之客,她却比他从容的多,无渊着实被她眼中的沉静惊骇到了。“取几样东西,姑娘不会介意吧。”

 

 

02.

她定了片刻,开口道:“君子不夺人所好,请将那幅深宫覆雪图留下,其他的想拿就拿走吧。”

 

他胡乱将图卷展开来看,最后索性全塞进她的怀中,慌乱而逃。荣婉也未喊人。只是仔细的将书画收好,又坐在庭院中那棵梧桐树下温起书来。

 

她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哪里知道自己走进了那个小贼的梦里。无渊也不知自己是着了什么魔,他时常想起那双眼睛, 那眼睛如无波古井,看似无欲无惧,却又隐着一种力量令他沉溺。

 

03.

于是他再次攀上了从小院伸出墙外的那棵梧桐树。

 

那日荣婉一抬头,便看到他半卧在枝叶间,居高临下的问她:“如今宫里都换了主人,留着那幅深宫覆雪图还有何用?”

 

荣婉愣了一下随后苦笑道:“是啊,有何用呢?大概是念旧些罢。”

 

那个神情戳动了无渊的心,他便知眼前之人与那日背弃故国的皇子不同。

 

他开口说道:“好好一姑娘,可惜做了屈节小儿的金丝雀。 ”荣婉知道,他把她当成了她哥哥的外室,她不想解释,也不屑去解释。

 

据传这院中住的是大宁皇子的外室,他猜到了她的身份,又不愿相信。

 

04.

他的确猜错了,她实为宁国公主,宁国亡后, 哥哥荣成对新皇俯首称臣才留得一命,未使她免受折辱,将她悄悄救出,安置于此 周边百姓便以为她是他的外室了。

 

荣婉未做解释,只是反驳道:“好好一公子,可惜做了行窃的勾当。”

 

无渊听完便笑了,他那日其实是想给那个衣冠扫地的皇子一个教训 ,谁知未见其人,拿走屈节小儿东西也算不得作恶了。

 

荣婉心中苦楚,原来还有人没有忘记宁国,还有人与自己一般被困在过去,寻不得出路。

05.

那日后,无渊也走进了她的梦里,她梦见苟且偷生的自己在他的灼灼目光下无处遁形,可她又渴盼他的愤然 ,他的鄙夷,毕竟那是宁国最后的生息。

 

但无渊没有再说那些话了,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触动了那位姑娘的心事, 再来时只是坐在那棵梧桐树上看着她,丫鬟婆子赶都赶不走 。

 

荣婉难得一笑,问他再次前来所谓何事, 他仔细的将那个笑容记在心上,却又装模作样的说 :“我呀是为了等荣成 ,可不是为了你。”

 

“公子说笑了,像我这样的女子哪有资格去想那些呢。”她的眼眸很是低沉,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

 

06.

荣成不常来,那个说等他的人,其实是希望他再也不会来 。

 

无渊以为荣成忘却了这个外室,不然七夕这小院怎么都是冷静的 ,他有些欢喜,也有些叹息,倚在老梧桐树上喝的半醉 ,对日复一日捧着书的荣婉说:“你过的真是无趣, 想不想离开这儿?”

 

荣婉抬头对上了那双明亮的眼睛, 开口道:“走到哪儿便是困在哪儿。”他有些不解,又问:“你爱他吗?”荣婉移开了视线,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说 :“我希望他好好的。”

 

07.

无渊有些气恼,他将酒壶往下一扔 ,欲言又止。

 

荣婉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像往常一样,跃下老梧桐树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怅然难言,往后无怨,没有再来,她总是不自觉地抬头望去 ,可远方只有风吹过,随后便悄然无声。

 

未等到一句再见荣婉便走了,那夜小院进了真正的贼人 ,切走了些物件,临走还放了把火,几个下人护着荣婉逃出 ,去了荣成的府上,荣成怕被人发觉,便仓促将她送出了京城。

08.

很多人还未来得及告别,便已离散天涯。后来荣婉时常会后悔,后悔当时的自己没有与他坦诚相对。

 

昭平三年,卧薪尝胆的荣成终于一举复国 ,荣婉才得以重回京城,小院草木已深,老梧桐树江江落了花,她像往常那些时日一样, 静静的立着,时不时抬眼头望去,好似在等什么人 。

 

她的侍女想替她打听无渊的下落,她只是淡淡的摇头。时常看着那棵老梧桐树说:“像他那样的人,自由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09.

她没有任由侍女去打听,其实也好,因为这周边的百姓都知道,小院起火之日,有个少年闯了进去,没有救到人,自己也未能脱身。

 

那个曾经困住荣婉的地方,终究也将他困住了。

 

荣婉时常在想,他也许找到了个驻足之处,将自己的年少意气热烈的捧给了旁人,他这样的人啊,不会是孤寂的,思及此,她便笑了,就像那年她抬头看到他那般的笑,而心底的一声叹息,且散落在了来往的风里。

 

她此后就日日在那老梧桐树下坐上片刻,无人知道她在看什么。有人问她,她就答道:“我在看风照破万山河。”

 

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最终还是葬身在了火海中,再也没有回来过。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