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25 11:14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一直都觉得,在我过去十八年的岁月里,在经历过、体验过这世俗的种种后,不太会有什么事情在我心里泛起波澜。

或许是那天晚上的星光正好,晚风够轻,我还是被一个第三者扰乱了心智。

只是此第三者非彼第三者。

小七是我进入大学之后的陪伴者和见证者,我在的时候,她总是坐在我旁边。

那日,院里有活动,我缺课一tian。晚上她告诉我说:“今天你不在,有个同学jia我Q,她想与我交朋友。”

我心里竟暗自窃喜,因为小七真的很好。

过了那天,她常常说起那位同学。一开始是焦躁、烦弃,后来慢慢地就不提了。

又一日,我在院里值班,回来又听她提起“刚刚那个女生来给我送吃的”。我的脑袋瞬jian静止运行了,眼shen凝滞,看着她笑了,没有说话。

再后来,她帮小七占座,她坐在她旁边。

我爱笑,说不到三句话便笑。于是我不开心时,小七一眼就能看出来。


大学以来,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总是形影不分离。我见过她的闺蜜,她知道我的秘mi;像素不行,还常常交换手机,用一整天也没有怨意;我看着她追星,她向我倾诉道理;别人打的电话,一人一句也充满着意义。

总是,合二为一。

没有人打扰,是否就会别致地有意义?我知道,有些人的出现或多或少都会带来些许后劲。

但是,每个人的生活里也不是只能承载你。

于是,走在一条很长很长的小径上,她提出话题。

我思绪安静,想着此刻若能下一场冷雨该有多好,春风也不解风情。

又想回到那个也许还能邂逅你的小巷,吵吵闹闹的烟火气也fu合我的风格。

可此刻只能快点去上围棋课,那里有好多学生,我dou不认识,这样的世界太纯净了。

围棋课前,教室的门还锁着。终于,她问我:“为什么看起来不太高兴?”面前好多学生都在嬉戏,我的眼shen漂泊不定。

她看着我,一直看着我,像是要定了一个答案。

我犹豫着,微明的光打在她的脸上。

“我不喜欢她”。

这一刻,我忘了我自己,di一ci说不喜欢某个人。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在mei一个似静柔岁月的晚自习,我喜欢安详地看着她写下从小到大的朋友和闺蜜,然后指着让我多看了几眼的名字,追问着,她曾经有趣的故事。

而让我不喜欢的人,不过才认识两个星期不到。

她说:“那我以后跟她保持距离。”

门依旧锁着。她又说:“你不高兴的时候,我心里te别难受...”我想,这比我们朗诵《长大回家》还要意难平。

我总是不愿与别人争抢,但是对你,我喜欢私藏,一点也不愿意分享。

课上,我们还是坐在第yi排,听老师比划着还不够熟练的棋技,隔壁男生抢我们的棋子,还有一起下五子棋被老师嘲笑。

经过小径,走回起初的方向,我看到遥远的蜀山方向,朦朦胧胧地烟雾,还有好多层石阶。

但是,山顶的风,是软的。

她说:“笑容,G适合你的脸。”蓝色背景下,她递给我一块糖果。

我和小七大概就像这一局围棋,在外面的她总想着进来。而被围在里面的我总想总想着拼尽全li离她G近一些,即使被异子分离,我们也是一直在一起的。爱情如此,我想,友情亦也是如此。

有些人,你本不该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