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14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讨厌吃鱼腥味很大的鱼。

寿司里最爱之一有鳗鱼寿司。

据说鳗鱼这一辈子只交配一次。

而且都喜欢不远万里跑到奇怪的地方交配。

 

鳗鱼饭里的鳗鱼是日本鳗鱼,它们非要到太平洋中间的骏河海山附近去——如果你不知道这是哪的话,就在全世界最深的那个马里亚纳海沟西边。

 

在大西洋中间的马尾藻海,还有美洲鳗鱼和欧洲鳗鱼,它们在那里出生和交配。

 

小鳗鱼们出生后坚定明确地走向属于自己物种的方向,顺着海流一东一西的各自回到家乡长大,这将耗费它们几年的时光。

 

只要在归途中不被人类抓到做菜吃掉,它们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养好肥膘,吃了睡睡了吃,也不用急着结婚找对象。

 

如此孤独一生,悠哉游哉活上几年乃至几十年——直到有朝一日突然开窍,吃货变成了情种。冥冥之中的一个瞬间,几十岁的它们将接受未知的指引,踏上前往马尾藻海的旅途。

 

它们用尽身上养好的肥膘,不吃不喝游上好几个月。

等它们回到出生的地方,会找到一个自己的同类,相爱,繁衍,然后死去。

 

欧洲鳗鱼只会跟欧洲鳗鱼在一起。

美洲鳗鱼只会跟美洲鳗鱼在一起。

 

然后,新出生的小鳗鱼们又再次一东一西回到各自的家乡。

 

不远万里,目的只是,相爱然后死亡。

 

 

白菜小姐给土豆先生讲完这个故事,自己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白菜:“你说它们为什么要跑去马尾海藻去生baby,那里海水没营养,马尾藻又不好吃。”

土豆:“难道是那边的高考录取分数线低?”

 

白菜:“···,那你说,它们出生了为什么还要各回各家?”

土豆:“还没有性成熟,交配不了。”

 

白菜:“你好污。”

土豆:“什么意思?”

 

白菜:“流行词,字面意思。”

土豆:“你好污。”

 

白菜:“你再说一次。”

土豆:“我好污。”

 

白菜:“你听完故事没有什么想法吗?”

土豆:“它们没有被洋流一不小心卷了去,很厉害。”

 

白菜:“你今晚给我睡沙发。”

然后白菜小姐脑袋里飘过的全是满满的鳗鱼寿司。

 

不喜欢吃鱼但是喜欢鳗鱼寿司。

不喜欢吃肥肉但是喜欢臭臭榴莲。

我们吃路坎坷,情路坎坷。

但还好,一生只爱一次。

 

你们要是做不到,还不如活的是一条鳗鱼呢。

简单又深刻。

 

喜欢鳗鱼寿司的地球人。

需要我提醒你们买苹果吗?

 

还想再给你们看几张吃的。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