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13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如果我愿意把最想吃的都分给你

那肯定是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了

火锅是冬天里的太阳。

每个人吃的浑身冒热汗。

一群人扯着嗓子吆喝着:

我要吃肥牛!

我要吃酥肉!

我要吃虾滑!

···

一锅火锅可以吃很久。

大家边捞边聊。

配上几瓶啤酒。

碗里和嘴里同时呼哧呼哧。

小小的酒桌和锅里听尽了世间故事。

小时候,家里最喜欢做火锅。

妈妈图方便。

排骨汤可以直接做汤底。

青菜洗洗,泡上水晶粉。

卤好的牛肉,腊制排骨。

几块白豆腐,一盘新鲜的虾。

就可以直接下锅了开吃了。

 

锅里的东西熟了,妈妈就不停往碗里添菜。

至始至终我都埋头苦干。

“还要下点什么菜吗?”

“唔```我还要吃粉丝!”

“你是一头小猪呢,这锅就只够喂饱你了。”

然后妈妈马上笑着去厨房洗菜。

这是我们今年跨年,寝室里弄的火锅。

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

和K在超市里转悠两小时,商量哪个肉嫩,哪个底料入味快。

推车里的东西不一会就成山状。

 

从十一点吃到凌晨三点。

零点到时,三人嘴巴里还各叼着一根腐竹或肥牛。

“新年——快乐!”

“饮料饮料!快点碰杯!"

”啊啊啊!外面放烟花了!“

”新年快乐!!吃吃吃!“

 

一起吃着度过岁月。

这是我前日吃的”流氓“(榴芒)蛋糕。

榴莲是我的挚爱。

我喜欢两极分化的东西。

有人恨死它,有人宠溺它。

争执一场,抡胳膊干架,头破血流。

 

以前姑姑用勺子大口挖着榴莲说,这榴莲太好吃了,像吃肥肉一样。

让我也吃一口。

我听着口感像肥肉,吓坏了,头摇得像拨浪鼓,坚决不吃。

姑姑追着我满屋子跑,盛情难却,逼在墙角里,皱着能夹死苍蝇的眉头吃下榴莲。

我想,云卷舒开,颧骨升天,世界亮了,这些词可以形容那入口即化的感觉吧。

 

对于榴莲,我想以后开了咖啡店,得亲手调制一杯榴莲味咖啡,名扬海外。

 

最后po一张家常菜。

这已经是扫荡完毕的样子。

湖南人特质,满眼都是辣椒。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