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11 13:0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每 每 你 的 生 无 可 恋

就 是 我 的 人 生 意 义

你说谁是熊孩子呢(一)

传说,我嘴含食物的功力是与生俱来的。

而且功力危害有八成。

 

我小时候难伺候,只喝母乳,不喝奶粉泡的牛奶。

但偏偏每次我妈想要人工喂奶时,

我死活也不喝。

张嘴了也会咬得我妈喊疼。

 

终于我喝了一口奶,

我妈抱着我晃,笑着夸我乖,

刚想低下头亲我,

我卯足了劲,一口奶水喷我妈一脸。

 

那时的我连“妈妈”都不会叫,就学会坑人了。

长大后看爱情公寓里说“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

油然而生一种亲切和认同感。

 

....

 

气人功力也有六成。

别人家小孩吃饱了就能睡,我不行。

 

我妈:“你只有在睡觉得时候是安静的。”

所以无时无刻不希望我在睡着。

 

一次吃完饭,她抱着我摇,

边走边唱摇篮曲。

 

她在家里绕了十圈,我依然在怀里瞪大了眼睛盯着她。

(估计是她唱的太“好听”了)

于是她打算去更大的地方绕。

 

从我家6楼走到1楼的大院子里绕,

又从1楼爬到7楼顶层的空地上绕。

爬上爬下十来回,气喘吁吁,

怎么着也有两个小时。

 

看到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她满头大汗,欣慰地笑了,

轻手轻脚把我放到摇篮里。

 

就在放下的那一刹,

我突然瞪大眼睛看她,

哇的一声哭出来。

 

我妈当场崩溃,

甩手掉头就走了。

 

然后又折回来抱起我继续绕···

你说谁是熊孩子呢(一)

上幼儿园的我,

毁灭功力五成也是有的。

 

我妈带着她一群闺蜜在家里搓麻,

我和她们的孩子在房间里玩玩具。

 

芭比娃娃啊,沙滩用具啊,遥控车啊超级多···

玩了一下午,我们累得爬在窗台呆呆的看远处的湘江和岳麓山。

 

一个小妞左看右看又底下了头,

喃喃地说:“你看你家楼下那颗小树,就它最小了,肯定没人和它玩。”

 

我定睛一看,确实有一颗孤零零的小树,浑身委屈样。

“要不,我们把玩具给它一起玩吧,它就不孤单了。”

 

小妞:“好呀,可是要怎么给它啊?”

我脑瓜子一转,灵机一闪,神秘地说:“看我的。”

 

转身抱起我身后的玩具们,对着窗外,撒手一扔,

不带任何犹豫。

 

小妞愣了一下,想通了,也开始和我一起往下扔玩具。

 

我妈的牌局要散伙了,我的玩具也基本扔完了。

推开房门,她看向空空的地面。

 

“你玩具呢?”

“我扔到下面给小树玩了。”

“谁玩?”

“小树。”

“哪儿?”

“外面的。”

“窗外?”

“对啊~”

 

我妈立马冲到窗边,探出头往下一望,

全是狼藉和碎片。

她一脸生无可恋。

 

“这玩具!我昨天!才给你的买的!”

“···”

“还好下面是后院!没人!砸到人了怎么办!”

“···”

你说谁是熊孩子呢(一)

还有一种伤害功力,九成吧我觉得。

 

以前家里有一个比我人还高的木质梳妆台,

抽屉里装着我妈用的饰品,有一定的空间。

 

那时家里没人,我翻着翻着抽屉,突然来了便意。

从房间到厕所有段距离,肯定来不及了。

 

于是,我索性用蛮力一股脑把抽屉拉出来放地上,

然后解决完生理需求,又完美的把抽屉塞回去。

 

不久,保姆姐姐买菜回来了,

一进家门,吸了吸鼻子,皱起了眉头,

在家里巡视了一圈也没有异常。

“望仔,家里怎么了吗?怎么有股怪味?”

 

我看她五官都要皱在一起的表情,哈哈大笑。

拉起她的裤管朝我妈梳妆台走,嘚瑟拉开了抽屉。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表情,

她看了看抽屉里散发怪味,不可名状的固体物,

又看了看在一旁笑得肚子疼的我,

哑口无言···

 

Whatever,开心就好,哈哈哈。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