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社长  2021-04-02 13:30 鉴赏区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谁不是走在离别的路上,

随时攥紧了拳头。”

你说,给她送份什么礼物好呢?

初夏周末,雨过天晴。

洗衣机的轰隆声,混合着的肥皂味,彻底把我睡意赶跑。

“妈!大清早的,你干嘛呢?”

“难得有大太阳,把家里被子洗了。”

她一只手撑着腰,另只手举着晒衣杆在那挥舞。

阳台已挤满密密麻麻的衣物,想再多腾出点空间。

旁边桌子敞着她的旧物箱,零零碎碎的玩意儿都铺在外面晒太阳。

氧化的银项链,黑白证件照,断了脚的牛角梳···

“这几张旧纸片··· ”翻弄间,我顿时觉得眼熟。

“噢,你看你小时候写的字多可爱。”你说,给她送份什么礼物好呢?

那是以前我送给她的贺卡。

歪歪扭扭又生涩的字,边角处绘着彩色的花。

我都不记得做过这些。

几次兴致勃勃地问她想要什么节日礼物,

她千篇一律的回答:“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你再想想看!”

“希望女儿健康快乐。”

无从下手的回答,我便不再问了。

没钱买贵重的礼物,索性大笔一挥,写贺卡。

她每次都乐呵呵地收下,但从没想过她会保存。

过多次简单粗暴的心意,以至于竟忘了这些贺卡的存在。

忽而间,有点恍惚。

你说,给她送份什么礼物好呢?

她和广大女性一样,藏着少女心,喜欢仪式感。

不需要贵重的礼物,但要过各种节日。

长大后,我早已忘却准备礼物时应有的忐忑和谨慎。

身边的朋友也很烦考虑这些。

微信转账的数目,同一家鲜花和蛋糕的订单。便是全部。

和写贺卡相比,变本加厉的简单粗暴,毫不费时间。

“谢谢女儿的礼物!全单位的人都看到我收花啦!”

晚上便收到她发来的图片,是插好的花。

我和朋友说,“我妈每次收到花都可开心,插在花瓶里好一阵。”

朋友打趣道,“没有女人是不喜欢花的。”

于是我理所当然地这般认为着。

忙于课业和工作,也不再花费心思考虑其他礼物。你说,给她送份什么礼物好呢?

平日打电话,我一股脑地将情绪告诉她。

她默默听着,完后问我是否冷,有没有吃好饭,水果够不够。

最近,毕业将至。

面对未来去向,大家都有些如临大敌的慌乱。

有人担心与亲人聚少离多,又心动于外地可观的工作。

也有独生子女,顾及年过半旬的父母,笃定要回家发展。

像眼巴巴盯着刚出锅的汤,想喝却被烫得滋溜溜瘪了嘴。

20岁出头的年纪思忖这些,似乎有点过于现实。

我也不是未考虑过同样的问题。

“妈,如果以后我去很远的地方工作怎么办?”

“那我与你一起住过去。”

“认真的问你呢,你不可能离开原有的生活,不然太孤独了。”

“你走得越远,我越开心。”

你说,给她送份什么礼物好呢?

我知道她故意在开玩笑。

也知道这些年她都无条件支持我所有的决定。

她努力从农村走到城市,比谁都清楚扩展眼界的重要性。

此番能有无所顾忌闯世界的幸运,是她给我最珍贵的礼物。

感伤的话题,大家都不愿哭着脸说。

因为彼此都明白,没有从一而终的陪伴。

轻描淡写是想给更多一份的体贴。

“家里的樱桃熟了,你最爱吃的,给你留着呢。”

“我不会离你太远的。”

回想她收礼物的喜悦,不足一提的花不好意思地缩回了脚。

不管成为什么样子,她都是唯一的母亲。

仗着这份与生俱来的感情,送什么礼物,她都欣喜地接受。

这些年完成了送礼任务,也渐渐遗忘这份爱意的来之不易。

世上仅一份如此珍贵的亲密关系,像被箱子压住,给轻易忽视了。

旧物箱里还有泛黄的哺乳期食谱、出生时打疫苗的证明单、小学家长会的记录本、我参加比赛的入场证······

成长的点滴都被她悉数藏存着。

回忆串起来了珠子,被阵暖风吹着叮铃铃的响。

你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她便四处奔走,化成铠甲。

这份守护是多么奇妙的存在。

你是她生命的延续,更是她美好生活的寄予啊。

看着她用手撑腰、略带吃力的模样,又看了看满当的桌子。

当年埋头写贺卡的我,就像被按在水中的皮球,终于湿漉漉地跳了出来。

“妈,今年母亲节有想要的礼物吗?”

好像白问了。

“我什么都不想要。”

嗯,果然。

“我只希望你健康平安。”

一如既往。

自始至终,她所有的愿望都是你。

而最好的你,便是她此生最好的花期。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社长
社长 关注:0    粉丝:0
鉴赏区区长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